ovaltine酱

石榴丰年

【毕廷】纵横(中)

军/火/商X卧/底/督察

OOC 私设 勿上升

人被逼出来的 感谢基友 @Yukin易 敦促

前文:http://wisdom1230.lofter.com/post/1cacb66a_12a677723

朱正廷愣了一下,反而笑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成王败寇,既然毕先生发现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毕雯珺感觉自己的间歇性头痛又犯了,拿枪的手也有些不稳,虽然表面上还是一片风平浪静。朱正廷好像也注意到这点,凑近他轻轻帮他揉揉太阳穴。
“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你说我不在你这头疼的毛病怎么办哦。”他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扣下扳机就能让他见阎王。
“你马上离开这里,答应我不再干涉黑白二道的琐事,我就姑且留你一条性命。”头疼有些缓解了,嘴上还在逞强。
“毕先生还真是有情人,但是真的当我是只在乎苟活之人吗?我已经是死过一次了,更何况现在的我也不过赖活着罢了。”
“你。。。”敢情这半年来都在自己的保护下苟活,毕雯珺是一个月前才发现朱正廷真实身份的,但看在他陪伴自己那么多个头疼夜晚的份上也做不到绝对无情。八年前自己从病床上醒过来,这个间歇性头痛就一直折磨着自己睡不了安稳觉。和他一夜快活后居然安睡到天亮,当时也把前来寻他的手下搞得又惊又喜。
“毕先生自己就是干净的吗?三年前老当家又是怎么死的真以为我不知道啊。”

老当家是毕雯珺的义父,八年前毕雯珺从病床上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毕雯珺对八年以前的生活毫无记忆,只记得义父告诉他自己是集团的继承人,中了条/子的埋伏昏迷了一个月,醒来脑袋里一片空白。那次的警匪交战可谓两败俱伤,特警小队全军覆没,集团这里除了老当家和毕雯珺捡回了性命,其余长老也全部丧命于此。老当家赔上了亲儿子,自己也落下来了病根,才致力于培养毕雯珺来做新的继承人。可到底不是亲生儿子,毕雯珺也知道老当家还防着自己,虽是名义上的继承人,但空有头衔,没有实权,还时不时不得不帮老家伙收拾残局,一来二去也起了反心。

老天似乎是眷顾他的。
当毕雯珺苦于自己势力单薄毫无下手之际,老当家在酒会上调戏美人模特不成反倒被推下楼梯,摔了个胫骨骨折。
机会来之不易,毕雯珺一如既往的装着孝子每天在老当家床前端茶送水,跑前跑后,俨然比之前那个不争气的亲儿子更孝顺。
“义父,要不要我帮您擦擦后背。”
“雯珺真是乖孩子啊。”老当家浑然不知这个翻身竟然要了自己的命,马上感到呼吸困难,心脏“扑通扑通”跳的极快。
毕雯珺就当没见到他的异常,依旧不疾不徐地帮老当家擦身,末了才按下护士台的按钮。
自然是华佗在世也无法挽救。

“骨折时骨髓腔被破坏,大量骨髓脂滴溢入血肿内,当血肿内压力高于静脉时,脂滴随破裂的静脉窦进入血流,不恰当的搬动时,骨折断端刺破血肿屏障,血液阻塞到肺、脑就会造成相应的栓塞。”朱正廷黏糊糊的语气不像是质问,倒像是在说今天晚饭后的甜品很好吃。
“原来三年前把老当家从楼梯上推下来的模特Austin就是你啊。”毕雯珺索性扔了枪,把头埋进朱正廷颈窝里,“既然你曾经帮过我,现在我放你走也是报答你的人情,咱们两清。”
朱正廷也不排斥他亲昵的肢体接触,像安抚一般摸着毕雯珺有点长了的黑发:“雯珺,走之前再让我说个故事吧。”

TBC。。。吧

【毕廷】纵横(上)

一个脑洞
军/火/商X卧底督察

“大当家,冤枉啊。”
毕雯珺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脚边的马仔,吩咐手下把人嘴堵上,挑了手筋脚筋扔地下室。底下的马仔也大被愤怒惹红了眼,几次走/私被截,牺牲了不少兄弟,敢情都是这个条/子的线人干的好事。

“雯珺~”见毕雯珺挥去众人,在一边的漂亮男人踮起脚搂着毕雯珺的脖子,亲了亲他右眼角的泪痣,“不要皱眉头了好难看。”
这个漂亮男人是半年前毕雯珺在酒会让认识的舞蹈演员Theo,众手下原以为二人一夜风流就是个之前常见露水情缘罢了,没想到大当家倒是上了心,走哪都带着这个Theo,甚至叫大家统一改口叫Theo少爷。不过这个Theo少爷倒是个能人,这半年来马仔们明显感觉到了老大多了几分人情味。
毕雯珺没有回Theo的话,左手不安分抚上他的后腰,霸道的侵占着美人的口腔吞下那些所谓废话,Theo嘴角含笑扯过毕雯珺的领带,加深两人的吻。
一吻结束,Theo轻轻将毕雯珺推在老板椅上,自己主动跨坐在男人腿上,刚想解开男人衣领,后脑勺却被一个坚硬的固体抵住。

这个是。。。手枪!

眼前的毕雯珺冷哼一声,没枪的那只手倒是把Theo往自己怀里环的更紧一些:“我该怎么报答你啊,Theo。不对,是高级督察朱正廷,朱SIR。”



我写后续了!

【毕廷/祺鑫】MURASAKI 01

cp:毕廷/祺鑫

看清楚了!!!

毕廷沿用前文《春夏秋冬》人设,但和前文没有联系!
祺鑫的人设暂时没想好,可以提建议~

OOC 私设如山 请勿上升
沙雕文学 梗我尽全力串起来 能不能更新随缘

还能接受的看吧。。。。

朱正廷打量着蹲在自家门口的小男孩,一看就还没成年,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穿着粉色的全棉T恤,眼泪水夹夹的样子惹人怜爱。拿出自己早年在儿科门诊实习的语气问:“小朋友,怎么啦?”
“我来找雯珺哥哥,呜呜呜呜。”小孩看了看朱正廷,继续哭。
啥?一瞬间脑洞大开,但是本着相信爱人的原则,朱正廷耐下性子:“小朋友啊,雯珺在地下室停车,一会就上来。”
“啊。”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
不问还好,一问小男孩哭的更厉害了。
电梯“叮”一声到达,毕雯珺看着一脸怒火的朱正廷莫名其妙。
“贝贝。。。”
“你倒是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毕雯珺这才注意到蹲在墙角的小人,依旧一头雾水:“程程,你不是应该在郑州吗,怎么跑这里来啦?”

得了,误会一场。
自知理亏的朱正廷接了点热水让丁程鑫先洗脸。作为一个颜控,他也不忍心一个漂亮弟弟把眼睛哭肿了。
“你怎么还有在郑州的亲戚啊,都没有和我讲过。”朱正廷小声嘟囔着。
“什么郑州亲戚啊,程程他男朋友郑州的,小小年纪就为爱走钢索跟人跑了。他妈妈就是那个嫁到重庆的表姑妈,前阵子寄火锅底料来的,有印象吗?”
七夕那顿火锅好吃的,朱正廷自然有印象。

小表弟总算是不哭了,毕雯珺拿出兄长的气势,板着脸问:“你跑我这来,表姑妈他们知道吗?”
丁程鑫摇摇头。
“和你家小马吵架了吗?”
丁程鑫还是摇摇头。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马嘉祺那个家伙居然说我鞋太多了,叫我不要再买了,呜呜呜呜。”
“岂有此理?!”毕雯珺还没多大反应,一旁的朱正廷倒是先看不下去了,“程程乖啊,明天哥哥带你去逛街,想买多少买多少。”
“谢谢正廷哥哥。”小男孩笑的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小奶猫。
“不过话说,你要买什么鞋子啊,Gucci还是Chanel?”
“空军一号。”
朱正廷嘴角抽了抽,这血缘虽然隔的远,但是审美还挺接近的。

丁程鑫被安置在了朱正廷的书房打地铺,小孩子哭累了很早就睡觉去了。
“贝贝啊,我刚才看到程程和小马的AJ藏品很棒诶,成双成对的。要不我们也。。。”
朱正廷瞪了他一眼,按下手上的打火机:“雯珺原来不喜欢和我一对的Gucci鸭。”
“啊没有没有,贝贝买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
朱正廷将手上的黑纹香点燃:“这还差不多。秋天蚊子多,放一盘到书房去。”

马嘉祺左手提着两箱河南特产胡辣汤,右手拎着SK2面膜礼盒,在肿瘤科病房医生办公室门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如果不是丁程鑫拿了他的淘宝账号买机票他还不知道那个家伙偷偷跑到上海来找远房表哥哭诉了。真是的,买了那么多双空军一号了,还要买。

可算是下班了。朱正廷刚起身准备去值班室换衣服,被一个少年人模样的叫住:“医生您好,请问朱正廷朱医生在吗?”
“我就是,您是几床的病人家属?”
“正廷哥哥,让阿程跟我回家吧。”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要不是还在科室,马嘉祺也不知道会怎么宣泄自己心头的苦闷。
“行行行,等我换个衣服我们就走。”

丁程鑫看着眼前的清水煮牛肉,清水煮鸡胸肉,清水煮西兰花,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更大的疑惑。难道雯珺哥哥和正廷哥哥天天都吃这些东西吗,那也太惨了吧。
其实不然,毕雯珺接下来的新工作需要增肌,除了必有的举铁外,饮食也要配合,再加上朱正廷从小练舞后来学医,对饮食健康也比较在意,所以陪着毕雯珺一起吃水煮菜也没什么抱怨。
丁程鑫非常想拿冰箱里那瓶老干妈出来拯救一下满桌的水煮菜,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乖乖的收拾碗筷等朱正廷回来开饭。

门锁转了两下,朱正廷换鞋放包一气呵成:“雯珺,我回来啦。”
“快洗手吃饭吧,刚做好。”
“嗯,程程你看看谁来了。”
马嘉祺刚把胡辣汤和面膜按朱正廷的要求放在玄关储物柜里,还没来得及换鞋,看见自家男朋友憋屈着一张小脸:“狗蛋,我要吃红烧肉!”

TBC

占个tag 如果副cp不是呕能接受吗😂

新欢旧爱一堆烂事 写不出东西来了 抱歉

珺珺学弟和贝贝学长
毕演员和朱医生
你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卒业快乐

几周前的脑洞有后续啦😍

没有基本医学常识请不要写医学paro了好嘛😡

【毕廷】依托咪酯

OOC 私设如山
音乐剧演员X肿瘤科医生
《右美沙芬》后传
庆祝今天过年短打一发完结

X大附院楼下新开了家咖啡店,所以朱正廷最近不喝奶茶了,每天都要来买一两杯咖啡。大杯拿铁改脱脂奶加奶油,香甜的气味传开来,看着实习生愤愤地咬着冰美式的吸管,朱正廷被逗乐了,乳糖不耐受的人,真惨。

新的一个月轮转到了泌尿外科,连续两天的站七个小时以上的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让人觉得疲惫。当然这还不是最累的。
“医生,能不做手术啊,做了不就成太监了吗?!”
“可是您这是前列腺癌中晚期,我们的建议是手术根治。”
“小医生啊你也是男人嘛。。。这是命根子啊!”
朱正廷被13床的老爷子搞得头大,没有办法叫来上级的主治,商讨了一阵,开了一张CT检查单,“去看看脊柱有没有转移吧,没有转移就给你开氟他胺一天三顿。”
老爷子一听可以不动手术,满口答应,护工师傅冲朱正廷使了个眼色,马上带老爷子朝CT室方向走起。

“药物去势和手术去势都是去势啊,难道命根子真的比命还重要吗。”回到家朱正廷躺在沙发上诉苦在泌尿外科的各种奇葩怪事,毕雯珺笑着听着,他个学文科的艺术生也不懂什么医学名词,对他来说拆开来每个字都认得,并在一起就成了天书。被科普了一大堆内分泌治疗药物后,脑瓜疼的毕雯珺叉了一块8424塞到朱正廷嘴里。
“啊,好甜。”冰过的无籽西瓜切成适当大小,直接咽下汁水连吐籽也省了,毕雯珺摸了摸朱正廷后腰,嘟囔:“贝贝怎么又瘦了。”
“天天两台手术再胖都能瘦下来。”往恋人怀里拱了拱,“而且我最近都戒奶茶了,一直喝的咖啡。医院新开的咖啡店味道很不错诶,雯珺要喝吗。”
“行啊,不过万一给你学妹撞见怎么办。”
“没事没事,她乳糖不耐受又喝不来黑咖啡,现在天天拽着甲乳科的学姐拼奶茶呢。”
“那好我明天直接去咖啡店你下班,喝了咖啡再去隔壁shopping mall逛逛,晚上再吃个火锅。”
朱正廷亲了亲毕雯珺右眼角的泪痣表示满意。

朱正廷这组今天没有排手术,他也乐得清闲,实习生就没这么幸运了,再次被隔壁组借去拉勾了。
“朱学长救我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实习生受了天大的委屈。
“多去学一点嘛,明天哥哥请你喝奈雪。”
“那一言为定啊,到时候你不能丢下我又去买咖啡了。”

查完晚查房实习生还在手术室里拉勾没回来,真是天赐良机,朱正廷兴冲冲地去值班室脱下白大褂,拿起新买的包包去等电梯。这个包是前阵子毕雯珺去澳洲演出的时候给他买的礼物。
这个点医院的电梯已经不那么拥挤了,朱正廷走进咖啡店却没看见毕雯珺身影。难道是临时有事耽误了吗?打了几通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
“麻烦一杯大杯热拿铁改脱脂奶再加一份浓缩咖啡,在店里喝。”
朱正廷掏出饭卡在pos机上付了钱,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
等了一会,咖啡上来了,不同于以前喝的,这次咖啡还有拉花,上面是一颗爱心。
“唉,小哥你们几天咖啡改花样了吗。”朱正廷抬头想叫住服务员小哥询问究竟,可那还有什么其他人啊,自家男朋友笑得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
“好啊你个小汤姆明明早就来了还不接我电话!”嗔怪的语气怎么看都是撒娇。
“之前在澳洲巡演的时候和那里的前辈学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用上了,喜欢吗?”毕雯珺自然是抹去了中间N+1次失败经历,见到自己恋人开心的笑靥多喝几杯咖啡又算什么呢。
朱正廷把装饰用的玫瑰花放在白瓷杯边上,按下手机快门,一边编辑朋友圈一边念叨:“咖啡还不错。”
“咖啡多帅啊。”毕雯珺不服气仅仅得到不错这个评价。
“我不帅是吧?!”还有形容咖啡用帅的人嘛,毕雯珺是头一个吧。
“你更帅行了吧。”无奈的看了看明明比自己大了一岁半的恋人幼稚起来跟个孩子一样。
“那是。”朱正廷捧起白瓷杯呷了一口咖啡,今天的拿铁好甜哦,比全糖的红茶玛奇朵还要甜。

“去把15床的管拔了,奈雪外卖我已经点好了,说到做到。”朱正廷打发实习生去拔管。
实习生把针筒里的气抽出来,昨天下班经过咖啡厅看到朱正廷便想跟他说个再见,结果人生楷模朱学长面前还坐了一个男人,背对着她,没看到脸,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结合昨天朱学长的朋友圈来看的话。。。
估计是男朋友?
但是那个背影好熟悉啊,难不成是。。。实习生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然而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皮管潇洒地被拔了出来,同时还渐出来几滴血。
“多喝点水啊,好好休息。”

END